哔哔叭叭

啥都吃的博爱党……

[凛绪]随你而行Ⅱ

我居然被人期待了……诚惶诚恐Σ(っ °Д °;)っ
继续吧,话唠且小学生文笔又老套的文

突然发现自己设定的栗子有点……中二?(反正是那种身负奇妙力量的???)

ooc注意!


        朔间凛月感觉自己失去了重量,心脏貌似要撕裂了一般,逐渐的,那些魔术师们的咏唱消失了,大概是因为距离扯远了吧……
        真是……一点用也没有啊……而且……我为什么要逃呢……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流逝,感觉逐渐麻木了起来,一张与自己颇为相似的脸在脑中一闪而过………………砰。
        凛月再次睁开眼时,面前有一个酒红的毛球在窜上窜下……还不停的发出喵嗷嗷的怪叫
        “好烦……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死一死吗……”朔间凛月在内心中抱怨着,然而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和眼皮都沉重的不可思议,拼着老命,总算成功的说出了让那只猫妖滚开的话,他又失去了意识……
        黑暗之中,貌似身上有什么绵软而又温热的东西蹭来蹭去……
等到凛月突然意识到貌似是那个生物在舔舐自己的伤口时,他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详感觉“不行!我的血……”
        像是突然从冰冷的海底涌上了阳光灿烂的海面,朔间凛月大呼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哦,你醒啦”健朗的声音
        凛月抬起头,面前是一个……赤条条的青年,一头凌乱但看起来松软的红发,微瘦,但身体的线条却想当流畅而健美,无不提示着他旺盛的生命力。
        大概这就是那只猫妖了,朔间凛月心想,因为喝了自己血的缘故。他冷冷地盯着那只猫妖,回想着年幼时的那只摩羯……它会不会和他一样,发现自己有了更大的力量以后,就化身为恶魔呢……
        对面的那个猫妖站了起来,来回踱着步,然后又坐了下来,拨了一下火堆……然后就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看着凛月,“小伙子,”他开口了,
        “??”凛月有些懵了
         "我先不管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浑身是伤,但是!!你不可以放弃生命啊!!"真绪努力让自己的语音不飘,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眯了一会眼醒来就成了个人类的样子,现在控制自己的语调有些困难,但他还是表现的苦口婆心,语重心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虽然现在是一个人的样子,但我是一只活了50年的猫妖,什么人间界的苦难没见过??在我看来,你只是个小鬼而已,多大点事就一蹶不振了吗?!下次不要一个人跑到森林里寻死啦!你不是还有一个哥哥在等你回家吗?!”
        朔间凛月有些凌乱,看猫妖那个认真的样子,大概是自己在昏迷时说了什么,然后他就把自己脑补成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屁孩……还在这里炖鸡汤开导自己?
        虽然有些脑火,但凛月的心中有什么豁然开朗了一般,说不清的感情像喷泉一样涌了上来,[太好了……和英酱不一样……]他低下头,[屁大点事就一蹶不振……吗……说的也不全错呢]

        等等,这猫妖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真绪看到面前的青年低下头并微微颤抖着,一方面对自己貌似猜对了青年的身世而窃喜,一方面有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话说重了或自曝是猫妖吓着了他……于是举起刚刚烤好的红薯靠近黑发的青年
         “喂……没事吧?这里有红薯你可以……咪!!!”
        真绪的手腕突然被人拉住,毫无防备的失去了重心而跌坐在了黑发青年的怀里,“???”真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在慌乱中对上了黑发青年的瞳孔,那红色的眼睛比第一次看见时更为深邃了,却和最初的排斥不同,有一种磁石一般浓浓的引力……
        这个人……有这么漂亮来着吗……真绪呆住了
        “你还真是一只愚笨的猫……”青年的嗓音一点都不像是个大病初愈的人,慵懒而悦耳,“明明让你走开的”
真绪如梦初醒一般总算感到了危险,他努力挣扎却无济于事,黑发青年已经牢牢把自己锢在身上,只剩下头和腰可以扭动的真绪好像看见了当年自己抓上来的鱼——用一个词来形容——任人宰割。
        “你……”真绪第二次感觉到猫命休矣
        “我叫朔间凛月,大概是活200多年的吸血鬼,”他顿了顿,看见红发青年惊恐的表情后,笑容又浓了三分,“现在,你这个烦人的小鬼,告诉我你的名字”
         “呜……衣更……真绪”像是被突如其来的反转吓倒了,真绪闭上眼睛才压住差点溢出的泪水,然而声音却豪不掩饰的带上了哭腔。
        黑发与红发交融,凛月把头埋进了真绪的肩膀,露出了獠牙
        黑夜未尽,跳跃的火花映出真绪颤抖的身躯
        ……

        “那么,mao~君……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tbc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