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哔叭叭

啥都吃的博爱党……

谁喝酒了啦!

Σ(⊙▽⊙"a  欢乐向,就是以真实故事改编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大概ooc,二年级全员混班,

但也许有些人在下文中变成了小透明(看官们莫打我) 

那么不废话了:

~~~~~~~~~~~~~~~~~~~~~~~~~~~~~~~~~~~~~~~~~~~~~   


       冬日的下午,万里无云,阳光亮点刺眼确是寒气逼人,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大家都躲在了门窗紧闭的教室里,空气中泛着温暖而又慵懒的气味。嗯,大家都睡眼朦胧,老师讲课的语气也是软绵绵的……本该是如此……

     “你们,谁喝酒了!”突然的一声训斥惊得大家都抬起头来,惊慌的看着突然生气起来的门老师。咦Σ( ° △ °|||)︴喝酒,我们班里谁会这么跳脱。

    理所当然,无人回应,门老师盘起了手臂“班长和纪律委员,站起来。”

    只见作为班长的衣更(满脸蒙蔽)和纪律委员之一的伏见(优雅而又)疑虑的站了起来

  “……还有一个纪律委员呢?”

  “老师,他还在睡……”

     门老师满腹狐疑的看了一眼那个趴在桌子上睡的可香了的朔间凛月。

     “……”

       想当年因为在门老师课上打了个哈欠就被训了一顿的我顿时幸灾乐祸了起来,嘿这家伙平时也不怎么来上课来了也只是睡总算被抓到了吧哈哈!

     “……那么衣更查一二大组,伏见就查第三组吧”

       纳尼,他为什么什么也没有说!!这不公平!

    “老师……怎么查???”

     “这还用问?一个个闻过去”

     “!!???”全班陷入了蜜汁沉默

       什么鬼……一个个闻过去……要扇闻吗

        好吧好吧他们真的开始了

        看着本来任劳任怨的班长顿时变得和变态一般,探过来探过去的嗅来嗅去……

        好想笑!!但是不能笑啊!!!好气啊!!

         总算是闻光了……但是哪里有酒味啦(哭笑不得)

       “好吧,纪律委员回去坐下”门老师总算又讲话了

       “!!!”衣更站在那里,一脸惊恐

       “也许是你们在教室里坐太久了闻不出来,班长,出去以后十分钟后再进来”

          衣更就一脸惊恐又懵逼的出去了!

          我感觉坐在后面的鸣上岚一定在强力憋笑……桌子都抖起来了好不好!当然全班同学都是那副样子,连那个北斗都在捂着嘴笑。

          “好了,那我们继续讲课”门老师真的就又开始讲课了

              大约时间差不多了,门老师拉开门,把瑟瑟发抖的班长放了进来……

          于是,我们看着一个冻僵了的真绪颤颤巍巍的把头伸向第一桌,第二桌,直到检查完了整个班……

          班长,我感到你身上的寒气了,默默点个蜡(。・・)ノ

        “还是什么都没有闻到吗?”

           点了点头

          “哎……”门老师长叹了一口气,“行了行了你回去吧”

       于是这件事就成了我们全班的未(心)解(头)之(之)谜(恨)。

      直到某一天阵老师来上什么课的时候

     “欸你们门老师是不是有说班上有人喝酒来着?”

       对对对

       班主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对不住哈,那大概是我的错”

      ???

     “我那天带了个苹果来教室本来想吃来着,后来手一滑掉到不知哪里去了,大概是在教室里的哪个角落吧,你们现在不开窗,教室里面很闷热又不通风,大概那个苹果无氧发酵了成了酒精又刚刚好被阿章问到了……”

      从此以后班长每天都不顾同学的拉扯定期开窗。

 



@ 吱太太  总算憋出来了,求摸!(☄⊙ω⊙)☄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