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哔叭叭

啥都吃的博爱党……

最近通关了undertale PE,真心觉得这个游戏简直太棒了,表示一下我对这个游戏的崇高敬意(๑•̀ㅂ•́)و✧人物比例肯定有问题求莫喷😂 ps:既然最近要各种大考了,祝各位考生考试顺利!

日日树:fufufu……皇帝陛下,我把头发剪了呦,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英智:太意外了,太惊喜了!!哈哈噗……我需要一个吸氧机……



p图真的好玩hhhhh

我:呵呵呵呵日日树你就要失去你的小辫子了呵呵呵

[凛绪]伴你同行Ⅲ

又是我……好久不见哇

虽然这个好久以前就写的差不多了但一直没有弄清自己到底想些啥,还在冥思苦想中,于是没有发(´╥ω╥`)

然而现在还是没弄清自己想写啥(bu)

总之西幻paro又臭又长就先写着吧_(´□`」 ∠)_

以及一如既往的ooc警告

~~~~~~~~~~~~~~~~~~~~~~~~~~~~~~~~~~

真绪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浑身酸痛的感觉了……还以为在家里已经被妹妹使唤的百炼成钢,然而面前这主儿让他切实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从遇上这个迷一般的吸血鬼以后,他再也没有闲暇想什么家了……
“mao~这里有只飞虫……帮我赶走~”那只比自己大好几倍的吸血鬼正懒洋洋的躺在草地的阴凉处发号指令,声音懒到都要融化了般
真绪有些哭笑不得,昨天魂飞魄散的经历就和假的一样,现在这个黑发青年就像一个娇蛮的孩子,让人想怕也怕不起来
“朔间桑……”他在他身边坐下,决定试着挽回自己作为一只猫的尊严
“哎~说了多少遍不要那样叫我~要叫凛~酱……”吸血鬼顺势爬上了他的膝盖,枕着他的大腿调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下了
真绪满头黑线
“那么…凛……阿凛”真绪问道,“你不觉得这里有点奇怪吗?”
“哪~里奇怪了~哈~~”吸血鬼又眯上了眼睛
“你想,一般的森林的话,应该也有一些动物吧,比如鸟和虫子之类的……但这里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啊,那个啊,”凛月看了看天空,“因为这里本来就不是什么普通的森林……不过你马上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如同撕裂了空气一般,一声尖哮穿透树林,真绪惊悚的看到一只巨大的鹰爪噗的一下在他面前抓到了地面——然后就变成了一个衣着华丽的银发青年,他向这里瞥了一眼,透出了一股浓浓的嫌弃之意——然后像一个高傲的贵妇一样慢步走来
“喂…睡间,你要在我的庭院里呆多久,超~麻烦的”
朔间凛月倒是一点也不急,从真绪的腿上滚到了地上,软趴趴的“只不过是在你的院子里撸撸猫而已,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嘛~”
看似随便的一句话,却貌似是暗示着些什么,真绪看到银发青年的脸色瞬间变了,他先是直愣愣的盯了自己好久,然后又转向凛月
“你过来一下”
真绪看着凛月慢腾腾的爬起来挪向了银发青年,然后后者一把攥住了前者的肩膀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你刚刚不会是在说那个红头发的并不是人类吧!”
“唉~明明小赖都已经知道了”
“你……”赖名泉欲言又止,他盯着凛月那双严肃起来了的眼睛
“放心,我并没有自暴自弃……”凛月轻声道,“也许本来是那么打算的,但是现在,我有了新的目标。”
空气仿佛停滞了一般,真绪离的老远都可以感觉到沉重的压力……等等?离家出走用的着那么认真吗?
泉的一声长叹打破了这个局面
“哎……要是那只蠢狮子听到你打算开始行动了,应该也会振作起来吧……”
他松开了凛月的肩膀,又变回了那种有些高傲的表情
“真麻烦……你要找的人现在应该在副都,而且,你哥哥那边大概也要开始行动了”
凛月眉毛微挑:“哈~?什么哥哥?”
泉:“……算了,反正你的事我也不想多管,自己看着办吧”
他转过身去,“其实,你随时都可以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庇护所”
一阵疾风,银发青年瞬间腾至上空,变成一只金色的生物消失了。
真绪这时才回过神来,“那个,他是?”
“赖名泉,是只狮鹫兽……现在的这片森林就是他的能力……就是一种结界啦”凛月看着眼神怪异的真绪,露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得意的笑容
“等等,”真绪的头又痛了起来“既然是狮鹫兽,不会就是那个西方领主吧……”
“明明是只猫妖~知道的还挺多的嘛~”
怎么可能不知道啊!这是小学王国史必教内容好吗!
真绪的脑子飞速运转着,虽然他住在王国的边境森林,但王国里发生的大事他还是知道的……一年前,一个迷一般的人类男子分崩了四方领主,如旋风一样夺取了王国,流放了旧王并成为新帝。但旧王的那个叛逆的弟弟下落不明……有人说是死了还有人说是被皇帝囚禁起来了……旧王是……吸血鬼家族……
好的,真绪get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所以……那个……你就是旧王的弟弟吧?”真绪抱起自己的膝盖
吸血鬼的表情僵了一下,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初次见面连自己是吸血鬼都认不出来的小白居然可以凭着泉的出现就推出自己的身份
本来还不想让他知道这么多……这要怎么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呢……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去副都呢?”真绪打破了凛月内心的纠结
明明还没有说什么,就认定自己要跟着我了吗?还真是一只……爱操心的猫
凛月并没有让自己的感动显露于表,他蹲下来揉了揉真绪毛茸茸的脑袋
“真乖~那么,现在就背我出发吧~”





[千奏]喷泉怪兽(友情向?)

题目瞎写的……所以文章也是一样😂
千秋第一人称,私设的千秋前性格,故事是在流星队只剩自己时和奏汰的相遇
两人关系进展飞速……且中二文艺气息爆棚……

以及注意!!!私设奏汰母亲死于海难,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往下


~……~……~……~……~……~……~……~……~……~……~……~……

“啊啊,好郁闷,好想死……”我快步走出教室,再不快点的话,眼泪大概是要夺眶而出了。
我步行到了校门边,在那个硕大的喷泉边蹲了下来,看到水里自己的倒影被打出一圈圈涟漪
“啊……果然还是忍不住”我放弃绷紧的面部肌肉,任凭眼泪掉进自己脆弱的影子里
“谁都好……来陪陪我吧……”
突然,好似从我的倒影里冒出来一般,先是一撮蓝色的弹动的毛发,随着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一个青年活生生的冒了出来……
不是吧……我……从来没有哭出幻觉来过啊
但我立马就知道我错了。眼前的这个青年不是我可以幻觉的出来的,我所生活的特摄剧中绝不会有这般冰冷哀伤的角色。他没有看向这边,低垂着眼睑,淡青色的短发湿漉漉地贴在秀气的脸上……不得不说,我的目光完全被他……身上低落的水珠……吸引了。
他缓慢的转了过来,翠绿而湿润的眼睛映出了我错愕的脸
啊……真倒霉……忘记擦眼泪了
抱着还可以补救一下的心情,我尝试着做出red的动作,“啊哈哈!!正义的英雄!……参上!这位同学你为什么在水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天啊,我在干什么,我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然而,那对平静的眼眸却没有任何波动,那个青年移回目光,居然缓缓在水池里坐下了。
我想逃走……
刚刚下定决心迈出第一步,就听到后面有个声音传来,“你是,A班的狩则吧”那是平静的没有任何波动的声音,“可以告诉我你悲伤的原因吗。”
完了完了,被人看到我哭了,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软弱!但是他们为什么要一个个的离开我,脑中一片混沌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呢~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可是正义的化身!熊熊燃烧的火焰!怎么会在这里掉眼泪呢~哈哈哈”
鼓起勇气转过身,却发现青年还是抱膝坐在水池里,眼神弥散在清澈的水池中,他好像并不想反驳我的话,难道他相信了吗?我有点犹豫
“噗卡~噗卡~今天是个适合噗卡流泪的好天气,”他说着没头没脑的话,还夹杂着奇怪的拟声词,“但是,噗卡怎么也哭不出来”
咦,他站起来了
“噗卡常常在想,我的情感一定和母亲一样,碎成了千万片掉入了大海的怀抱,我想找回它们……”
他看向我,眼里的绿色浮涌着黯淡了几分
“但是,无论我怎么找,还是一无所获,仿佛沉进深海一般,到处都没有声音,什么也感觉不到……”
青年的声音越来越轻,我处在尴尬和不安之中的心瞬间被击沉了,我紧张的看着那个湿漉漉的青年,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溶解在水池中。
然而他伸手抱住了我
“但是,你的眼泪在我的深海里奏起了奇妙的鼓点,把我从沉寂中拉了出来……”
他身上很湿,冰冷的池水通过他渗进了我的肌肤,感觉的确是一只从深海中打捞出的什么东西。我屏住了呼吸
“所以,你愿意把你的悲伤全部给我,然后,成为把我从海底解救出来的英雄吗?”
“啪”什么东西在我的心里断了,冰凉的水滴嘀嘀哒哒地掉在了地上,因为我紧紧的抱住了他。他仿佛有什么魔力一般,把我心中的脆弱都吸走了,我心中的火焰又开始燃烧。
太奇怪了,明明应该是水……
“那么,请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我喃喃道——等着我,让我的火焰重新旺盛,慢慢的强到可以将你的海洋全部蒸发。

[凛绪]随你而行Ⅱ

我居然被人期待了……诚惶诚恐Σ(っ °Д °;)っ
继续吧,话唠且小学生文笔又老套的文

突然发现自己设定的栗子有点……中二?(反正是那种身负奇妙力量的???)

ooc注意!


        朔间凛月感觉自己失去了重量,心脏貌似要撕裂了一般,逐渐的,那些魔术师们的咏唱消失了,大概是因为距离扯远了吧……
        真是……一点用也没有啊……而且……我为什么要逃呢……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流逝,感觉逐渐麻木了起来,一张与自己颇为相似的脸在脑中一闪而过………………砰。
        凛月再次睁开眼时,面前有一个酒红的毛球在窜上窜下……还不停的发出喵嗷嗷的怪叫
        “好烦……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死一死吗……”朔间凛月在内心中抱怨着,然而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和眼皮都沉重的不可思议,拼着老命,总算成功的说出了让那只猫妖滚开的话,他又失去了意识……
        黑暗之中,貌似身上有什么绵软而又温热的东西蹭来蹭去……
等到凛月突然意识到貌似是那个生物在舔舐自己的伤口时,他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详感觉“不行!我的血……”
        像是突然从冰冷的海底涌上了阳光灿烂的海面,朔间凛月大呼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哦,你醒啦”健朗的声音
        凛月抬起头,面前是一个……赤条条的青年,一头凌乱但看起来松软的红发,微瘦,但身体的线条却想当流畅而健美,无不提示着他旺盛的生命力。
        大概这就是那只猫妖了,朔间凛月心想,因为喝了自己血的缘故。他冷冷地盯着那只猫妖,回想着年幼时的那只摩羯……它会不会和他一样,发现自己有了更大的力量以后,就化身为恶魔呢……
        对面的那个猫妖站了起来,来回踱着步,然后又坐了下来,拨了一下火堆……然后就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看着凛月,“小伙子,”他开口了,
        “??”凛月有些懵了
         "我先不管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浑身是伤,但是!!你不可以放弃生命啊!!"真绪努力让自己的语音不飘,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眯了一会眼醒来就成了个人类的样子,现在控制自己的语调有些困难,但他还是表现的苦口婆心,语重心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虽然现在是一个人的样子,但我是一只活了50年的猫妖,什么人间界的苦难没见过??在我看来,你只是个小鬼而已,多大点事就一蹶不振了吗?!下次不要一个人跑到森林里寻死啦!你不是还有一个哥哥在等你回家吗?!”
        朔间凛月有些凌乱,看猫妖那个认真的样子,大概是自己在昏迷时说了什么,然后他就把自己脑补成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屁孩……还在这里炖鸡汤开导自己?
        虽然有些脑火,但凛月的心中有什么豁然开朗了一般,说不清的感情像喷泉一样涌了上来,[太好了……和英酱不一样……]他低下头,[屁大点事就一蹶不振……吗……说的也不全错呢]

        等等,这猫妖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真绪看到面前的青年低下头并微微颤抖着,一方面对自己貌似猜对了青年的身世而窃喜,一方面有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话说重了或自曝是猫妖吓着了他……于是举起刚刚烤好的红薯靠近黑发的青年
         “喂……没事吧?这里有红薯你可以……咪!!!”
        真绪的手腕突然被人拉住,毫无防备的失去了重心而跌坐在了黑发青年的怀里,“???”真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在慌乱中对上了黑发青年的瞳孔,那红色的眼睛比第一次看见时更为深邃了,却和最初的排斥不同,有一种磁石一般浓浓的引力……
        这个人……有这么漂亮来着吗……真绪呆住了
        “你还真是一只愚笨的猫……”青年的嗓音一点都不像是个大病初愈的人,慵懒而悦耳,“明明让你走开的”
真绪如梦初醒一般总算感到了危险,他努力挣扎却无济于事,黑发青年已经牢牢把自己锢在身上,只剩下头和腰可以扭动的真绪好像看见了当年自己抓上来的鱼——用一个词来形容——任人宰割。
        “你……”真绪第二次感觉到猫命休矣
        “我叫朔间凛月,大概是活200多年的吸血鬼,”他顿了顿,看见红发青年惊恐的表情后,笑容又浓了三分,“现在,你这个烦人的小鬼,告诉我你的名字”
         “呜……衣更……真绪”像是被突如其来的反转吓倒了,真绪闭上眼睛才压住差点溢出的泪水,然而声音却豪不掩饰的带上了哭腔。
        黑发与红发交融,凛月把头埋进了真绪的肩膀,露出了獠牙
        黑夜未尽,跳跃的火花映出真绪颤抖的身躯
        ……

        “那么,mao~君……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tbc

[凛绪 ]随你而行 Ⅰ

凛绪主要,但可能有其它乱入而且cp乱炖……
架空设定,大概ooc……
写着玩应该会变成长篇
小学生文笔QAQ


        夕阳的金光穿过森林,已是深秋,潮湿的泥土透露出一股沉郁的幽香。衣更真绪此刻真想感叹这来之不易的恬静并就地倒下顺毛,然而事实是——他迷路了。
        他,一只土生土长的猫妖,居然在自己居住的森林里迷路了。
        他只是被妹妹差遣去湖边抓条鱼,但不知怎么的他就在黄昏的森林中了……而且,咦,我家森林的树有这么高来着?
        炸毛的真绪喵敏捷的爬上了身边大树的高枝,嘹望,却绝望的发现……这喵的根本就不是我家的森林……大湖不见了,游木家的大树窝也不见了……明明他们常常在那里跳进跳出到处找松果……
        太阳在森林和天空的交界处扑闪了几下,就没有了光芒,气温骤降,林子里彻底的没有了生物的气息。真绪喵茫然,扑通一下就靠着树坐了下来……咦,我的猫生就要这样终结了吗?不不,佐久美老师在科学课上怎么说的来着?至少先保持冷静……
        然而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打破了真绪喵的"冷静思考",蹦起来了的它瞬间跳进了灌木丛里。悄悄瞄向巨响的来源……咦……那里好像趴着……一个人??
        真绪喵想起了平时常常慈祥的丟给他和妹妹小鱼干的那个老奶奶,心中充满了激动和喜悦,向着那个爬地不起的生物跑了过去。
        他的喜悦在到了那个人型面前时瞬间被悬了起来——这不是老奶奶,用人类的话来说大概是一个少年……但重点不在这里,这个人,明显受了很重的伤……或是很虚弱,现在血迹斑斑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噫!!!”真绪又被吓炸了毛,开始喵喵喵的上窜下跳
        等等我好不容易发现一个活物,你不要死啊!!
        像沉静的雕像一般,那青年缓缓眯开了眼睛,“啊!”真绪喵刚想感叹[太好啦],却被青年眼里的冷光惊得停止了动作,那眼睛就和红矿石一样深邃美丽,但却透出一股浓浓的敌意,就好像……怨恨着整个世界一般
        “猫吗……”青年呢喃,声音沙哑的吓人,“离我……远一点……”
        真绪喵哭笑不得,大爷啊,讨厌猫也不能这样啊,你看起来都快死了而我想帮你啊
        然而眼前的青年又昏了过去,它左思右想,还是姑且为面前的青年舔了舔伤口,他可是猫妖,对治疗伤口还是颇有自信的。
         好不容易清理好了青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它把他翻了个身,让他看起来躺的舒服了点。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来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真绪作为一只喵,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于是只好惆怅地趴在青年身边等着他醒来,并指望着他告诉自己这是个什么地方。
         它感觉青年貌似没什么体温,便又爬到了他身上,用软乎乎又冒着热气的肚皮围上了他的脖子,这时让真绪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青年歪了歪头,“哥哥……”如游丝一般的吐息,他貌似还在昏迷中,但这声哀叹却不知怎么的刺进了真绪的心中……青年,看起来十分的悲伤……哥哥?……真绪喵瞬间脑补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顿时用一种老妈妈的同情眼神看向了自己围着的青年……
         然而青年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咕~的一声顿时打破了严肃的空气。
        真绪脑内微笑了起来“嘛……我的事先放一边,”它以轻微的动作伸了伸懒腰“在天亮之前,先去找一找有没有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吧……”

tbc

新年快乐!
虽然是个画渣但总想画好气哦ヽ(•̀ω•́ )ゝ
送上两只推
一直想写一个被被穿越到es世界里的文
你想啊,栗子一定会很喜欢被被(的被被)
岚姐喜欢这种努力的男孩子(笑)
还有小忍和飒马看到个带刀的不是开心的要拔刀(丟暗器)了吗……

嘛(๑•̀ㅂ•́)و✧最后还是祝各位婶婶和转校生们新年快乐,肺肝健康~~~~~

期末考试结束了所以……来摸鱼

我说这是半树你们信不信@-@


感觉半树进入初始之森时一定是个没爹没娘中二兮兮的女强人……(大概和玲子很像吧)


ps:突然发现gc的Bios歌词和半树蜜汁契合

谁喝酒了啦!

Σ(⊙▽⊙"a  欢乐向,就是以真实故事改编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大概ooc,二年级全员混班,

但也许有些人在下文中变成了小透明(看官们莫打我) 

那么不废话了:

~~~~~~~~~~~~~~~~~~~~~~~~~~~~~~~~~~~~~~~~~~~~~   


       冬日的下午,万里无云,阳光亮点刺眼确是寒气逼人,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大家都躲在了门窗紧闭的教室里,空气中泛着温暖而又慵懒的气味。嗯,大家都睡眼朦胧,老师讲课的语气也是软绵绵的……本该是如此……

     “你们,谁喝酒了!”突然的一声训斥惊得大家都抬起头来,惊慌的看着突然生气起来的门老师。咦Σ( ° △ °|||)︴喝酒,我们班里谁会这么跳脱。

    理所当然,无人回应,门老师盘起了手臂“班长和纪律委员,站起来。”

    只见作为班长的衣更(满脸蒙蔽)和纪律委员之一的伏见(优雅而又)疑虑的站了起来

  “……还有一个纪律委员呢?”

  “老师,他还在睡……”

     门老师满腹狐疑的看了一眼那个趴在桌子上睡的可香了的朔间凛月。

     “……”

       想当年因为在门老师课上打了个哈欠就被训了一顿的我顿时幸灾乐祸了起来,嘿这家伙平时也不怎么来上课来了也只是睡总算被抓到了吧哈哈!

     “……那么衣更查一二大组,伏见就查第三组吧”

       纳尼,他为什么什么也没有说!!这不公平!

    “老师……怎么查???”

     “这还用问?一个个闻过去”

     “!!???”全班陷入了蜜汁沉默

       什么鬼……一个个闻过去……要扇闻吗

        好吧好吧他们真的开始了

        看着本来任劳任怨的班长顿时变得和变态一般,探过来探过去的嗅来嗅去……

        好想笑!!但是不能笑啊!!!好气啊!!

         总算是闻光了……但是哪里有酒味啦(哭笑不得)

       “好吧,纪律委员回去坐下”门老师总算又讲话了

       “!!!”衣更站在那里,一脸惊恐

       “也许是你们在教室里坐太久了闻不出来,班长,出去以后十分钟后再进来”

          衣更就一脸惊恐又懵逼的出去了!

          我感觉坐在后面的鸣上岚一定在强力憋笑……桌子都抖起来了好不好!当然全班同学都是那副样子,连那个北斗都在捂着嘴笑。

          “好了,那我们继续讲课”门老师真的就又开始讲课了

              大约时间差不多了,门老师拉开门,把瑟瑟发抖的班长放了进来……

          于是,我们看着一个冻僵了的真绪颤颤巍巍的把头伸向第一桌,第二桌,直到检查完了整个班……

          班长,我感到你身上的寒气了,默默点个蜡(。・・)ノ

        “还是什么都没有闻到吗?”

           点了点头

          “哎……”门老师长叹了一口气,“行了行了你回去吧”

       于是这件事就成了我们全班的未(心)解(头)之(之)谜(恨)。

      直到某一天阵老师来上什么课的时候

     “欸你们门老师是不是有说班上有人喝酒来着?”

       对对对

       班主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对不住哈,那大概是我的错”

      ???

     “我那天带了个苹果来教室本来想吃来着,后来手一滑掉到不知哪里去了,大概是在教室里的哪个角落吧,你们现在不开窗,教室里面很闷热又不通风,大概那个苹果无氧发酵了成了酒精又刚刚好被阿章问到了……”

      从此以后班长每天都不顾同学的拉扯定期开窗。

 



@ 吱太太  总算憋出来了,求摸!(☄⊙ω⊙)☄




  

              


         


一场睡眠引发的惨案~~(欢乐向,多cp)

嘛——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天我刷到了个紧急任务要获取一个大宝石

然后怎么刷也不出……

于是我默念“谁给我出大宝我就写篇他和他cp的文!!”

然后栗子就给我出了两个……

那么问题来了:栗子的cp……到底是杏子呢还是他老哥呢还是真绪呢还是月咏呢???(lo不吃凛泉(っ´Ι`)っ)

算了……反正是欢乐向,就都写进去吧



大概ooc!!!注意哈

而且不知道写到最后会变成什么QAQ




北方的潮风吹来湿冷的气息,但是短短两天,平均气温就下降了10度。颤抖着强忍着困意,杏走上了天台寻求阳光的温暖。



此时为上午10点


“嘶……”虽然暖阳给了杏的头皮和肩膀不少安慰,但迎面而来的寒风还是让杏面部僵硬

“恩——那个花坛边的长椅貌似可以坐坐……毕竟背风……”


——

咦?那里怎么有一团黑色的毛……

拨开树枝……发现那里躺着一只野生的朔间凛月……

杏:“……”

这家伙真的好会找位置啊,在这不知是什么树的枝条包围下,躲在阴影下却可以熏到暖阳的温度……还可以随便躲过寒风的


侵蚀……眼前的少年好像完全的沉溺在了安静又舒适的氛围中,身上沾了几片叶子的他懒洋洋的平静呼吸着,丝毫没有注意


到自己的“帐篷”被人掀开的事实。

“就好像猫一样……”杏想起当年学校里常常看到的趴在暖阳下的野猫们,也是一样的慵懒,软绵绵,却都有着怪脾气……


有时一点也不平易近人……

刚入学时他是怎么对我说话的来着……

杏子陷入了沉思……

10分钟后,杏站了起来并走下了天台,带着一抹微笑:“这样就更像猫了”



中午12点

“哦哦哦这样的寒风!!感觉在这样的苦境中一定能写出最高的佳作!!”

月咏一上天台就被寒风惊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随时都能得到inspration的我真的是天才啊哈哈哈哈哈!”

他向着花坛走去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弹了起来

“啊啊啊什么东西!什么!这是……”

他拨开树枝……发现那里躺着一只野生的朔间凛月……

不……头发貌似被编成了奇怪的形状……那是……猫耳吧

“恩……都这样了还没有醒,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呢……”

等等!这家伙为什么会有猫耳!

难道他是从喵星来的宇宙人吗……

如果是宇宙人

难道零也是??

不对不对(猛地摇头)零他就算是宇宙人……也不会是喵星人啊……

啊!soga!一定是喵星的宇宙人来到了我们的天台,感觉太冷了然后就附到凛月的身上去了

恩恩一定是这样!

能理清这么复杂的事情,不愧是我呢(笑)

“有个宇宙人队员也是不错啦……但一直睡就头疼了呢……”

雷欧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粉笔……

10分钟后,月咏走下了天台,高举双手:“哈哈哈!!这样你的同伴就看得到你啦!!不用担心回不去啦哈哈哈”



下午2点

“吸血鬼混蛋的弟弟!在这里吗??”

大神晃牙气势汹汹的爬上天台

那只老年吸血鬼说着“今天太阳好大啊我好担心弟弟但是他讨厌我所以你去帮我看看他如果他在太阳下睡着了至少把这个防


晒水给他”就塞给了他个花花绿绿的瓶子,汪他相当气愤的乖巧的走了

嗅觉指引着他来到这里,但他一转身就完全呆住了……

在一片花坛的枝条丛中,露出了一个毛茸茸并且形状有些奇怪的头……

花坛底下还有一个……魔法阵??!!还是麦田怪圈??

晃牙一时不知自己看见了什么,用了三秒把防晒水精准抛进树荫并冲下了楼



下午2点半


天台上又出现了一只摇摇晃晃的黑色身影

“虽说叫汪口来看看了……但他回来时很奇怪诺……还是吾辈亲自来看看吧”

在冬日的下午,虽说气温已经降到了低处但太阳还是相当晃眼

这只老年吸血鬼只好眯着眼睛走向了花坛

看见一个模糊的蜷成一团的人形——那可爱的轮廓,大概就是自己的致亲了

当然他注意不到凛月身边以及头上的异常

“吾辈可爱的弟弟哟……看来你并没有被纷扰的时光打搅,还是睡得如此香甜”

说罢他就注意到了凛月头边看起来花花绿绿的东西

“真是浮夸的鲜花啊,不过与你这样年轻的生命还算相称吧。”

“……”

零又沉默的注视了一会那个睡的相当死的弟弟

“嘛……虽然吾辈不应该对你这样的年轻人多加干涉,但与吾辈的沉闷相比,汝的睡姿应该更加活泼一点……”

10分钟后,零也走下了天台,似乎被弟弟讨厌的他这次无论做了什么都没有被弟弟躲开,这让他相当高兴……




下午5点

双子抱着一大堆万圣的道具走上了天台

“这里还有好多蜡烛没有用掉~丢掉好可惜呢”

“是啊,所以我们就在天台把它们全部点燃吧——一定很漂亮!”

“阿勒?那边的是……”

“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更像麦田怪圈??”

“而且那里躺着的是?呜哇!瞬间学长的弟弟?”

双子总算发现了以一种诡异姿势躺着,头上有着显眼猫耳,双手搭在花花绿绿包装的防晒水并身下有个巨大并有点糊的巨大


怪圈的凛月……

“……”

“……”

双子面面相觑

“这真是太有趣啦!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们尽力配合吧~”

于是趴过去开始了对万圣道具的重利用……




晚上8点


“阿凛……跑到哪里去了”

真绪在学生会忙了一阵天后发现凛月貌似还没有回家,于是努力的寻找的那个令人头疼的青梅竹马

夜晚的学校变得比白天更为湿冷了,连门老师也不知去哪了……还隐隐约约传来哀怨的钢琴声……

真绪有些头皮发麻,但他对凛月的担心压过了恐惧

“咦……那边的天台怎么有点亮?”

真绪打开了天台然后立即蒙了……

弯弯曲曲的血迹……流向了那边的花坛,花坛附近还有奇怪的咒文和符号……不光如此,周围的一圈长短不一的蜡烛还跳跃


着一闪一闪的火焰…………什么鬼?

真绪提着胆子迈进了血海却一眼瞥见了旁边挂着的骷髅笑面

“啊啊啊啊!!!”他吓得一跃,却不知被什么绊倒了直接倒进了花坛

一声惨叫

惊恐的抬头,只见一只貌似是黑猫的巨型怪兽瞪大眼睛看着他,并缓缓露出了它的……尖……牙

好的,真绪晕过去了




“真~绪?……啊……好痛”总算醒来了的凛月完全不知道现在的处境,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被画成了奇怪的样子,不知道


自己头上的猫耳,更不知道周围的一片狼藉,也不知道自己的竹马为什么会一脸惊恐的晕在自己身上……

“真~绪,快醒过来……我起不来了……”

“……”

“真~绪,再不起来我咬你咯”

“……”

真绪迟迟没有反应

凛月犹豫了一下,凭他的臂力,其实可以直接把真绪翻过来然后自己坐起来

但是……摊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的温暖,以及脖颈间沉郁的气味让他又变得慵懒了起来

“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哪里都痛,但这样……貌似也不错……”

凛月抱住了趴在身上的人,拿面颊蹭了蹭,便又闭上了眼睛。



~~~~~~~~~~~~~~~~~~~~~~~~~~~~~~~~~~~~~~~~~~~~~~



所以为什么栗子会在被老哥摆来摆去时没有醒来呢??

答案:汪口抛的那瓶防晒水刚好砸到了栗子的头——于是他昏了过去





等等!!明明说给你发糖结果却在折腾你啊栗子(っ*´Д`)っ